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

  杭州城北开出个新剧场,选址、剧目种类都是大数据算出来的  藏在灯具市场里的小剧场 原来这么有心机

《驴得水》排演现场

  “艺术突然来到身边,有点猝不及防。”程冕开玩笑说。

  夫妇俩住在附近的桦枫居小区,步行到至乐汇差不多5分钟。之前,夫妻俩唯一一次看话剧,是开车到钱江新城的杭州大剧院,算上堵车,开了1个钟头。因为嫌麻烦,在那之后再也没看过话剧。

  杭州之前的小剧场,大多坐落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。这个藏在灯具市场里的小剧场,距离武林广场15公里——从武林广场开车出发,需要经过上塘、留石、秋石三座高架,不堵车的情况下也要耗时35分钟——远离市中心,偏安大城北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这都不太像一个小剧场的完美选择。

  车一下秋石高架永祥街出口,右侧出现的是杭州著名的“永佳灯具市场”,剧场的指示牌,就和大幅灯具广告排在一起,有种奇妙的“混搭感”。

  怀德文化副总孙敏常把一句戏谑挂在嘴边——“我们是藏在灯具市场里的艺术圣地”。从市场一楼坐直梯上到四楼,是一个影院,穿过影院大堂,才找到这个“圣地”。

  红黑相间的主色调,整个剧场算上化妆间、休息室,总面积有2000平米左右,设置了446个座位,在杭州的小剧场界已经算是中大体量。

  但怀德文化选择在这个地方造剧场,可不是拍脑袋的冒险之举。

  来怀德文化之前,至乐汇艺术中心负责人、怀德文化CEO陈亚璐在阿里工作了7年,满脑子互联网思维。动工前,他们调取了大麦网的大数据,发现附近3公里半径内有差不多10万常住人口,家庭的比例很高,“工薪阶层较多,基本上是中低端消费。消费水平不高,但很稳定”,而且“算上大量的拆迁户,未来两三年内的常住人口,会达到30万左右”。

  对于一个小剧场来说,这样的潜在用户基数,已经足够。

  剧场里,整个观众席依次呈上斜状态分布,舞台就是最下面的平地,是目前最流行的“沉浸式”。怪不得坐第一排看《驴得水》的程冕夫妇,“感觉有几次他(演员)都要撞到我座位上来了”,他们离台上演员最近的距离,可能只有2米。

  这出剧,前几次来杭州的时候,可都是在大剧院里演的。

  至乐汇艺术中心的主营剧目也完全跟着大数据来定,就是话剧、儿童剧,以及少量的相声,“接地气,平民化,平价消费”。

  爱看话剧的观众,应该对至乐汇不算陌生,包括《驴得水》《东北往事》等都已经成了经典舞台剧IP。

  绑定至乐汇作为内容输出伙伴,也是大数据“筛”过的。至乐汇话剧的题材和内容,多数属于平实而接地气的,跟孟京辉的先锋、林兆华的深艰相比,更符合周边人群的口味。

  从走廊上的海报看,剧目已经排到明年1月下旬,分别是《破阵子》《奇怪的狗》《思奔》《怪盗阿基米德》。 明年上半年,像张德芬的《遇见·小食空》等治愈系话剧,也基本定档。

  陈亚璐说,2019年,至乐汇艺术中心计划的演出数是120场,平均3天一场。

  做剧,只是第一步。他还看到了像至乐汇这样的剧团在发展中的瓶颈——没有自己的剧场,一个可以演出也可以排练的地方。所以在剧场后方,还有四个排练房,这是开在市中心的剧场所不敢奢求的。

  目前,至乐汇艺术中心已经跟浙江传媒学院华策电影学院签约,成为他们的人才实践基地。“很多剧必然会本土化,基地里的年轻人可以得到迅速成长的机会。”陈亚璐说。

  本报记者 陈宇浩

  “确定在这个灯具市场里面……有个剧场?”看着一排店铺里流光溢彩的灯饰,程冕和妻子站在路边,满脸狐疑。

  两个小时后,当他们看完话剧《驴得水》,早就忘了之前的问号,转而兴奋讨论着演员离自己有多近,“我都看到他的抬头纹了”。

  上周日晚,怀德文化·至乐汇艺术中心开幕,启幕剧目《驴得水》(四场)平均90%的上座率,超出了杭州绝大多数的小剧场,这无异于投进湖里的一块石头。

  到最后一场,甚至有其他剧场的老总,悄悄买了票前来“考察”。

  记者手记

  杭城有这么多小剧场

 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

  “在北京,把所有的小剧场的戏都看一圈,大概要花上半年。”这是曾经流传在北京文青圈的一句玩笑话,不过多少也反映了小剧场观剧文化在首都的普及程度。

  那杭州呢?

  五年前,杭州的小剧场并不多。

  从地理位置来看,除了资格最老的武林路小剧场,像位于西湖文化广场的丰马剧场(之前叫木马剧场),是公认的黄金C位,虽然总座位数只有200个左右,但占着地利,开业至今都是演出方最喜欢选择的场地。

  小而近,是小剧场的一大特色。所以年轻人相对集中、观众通勤方便,一直被认为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。

  不过,最近短短几年里,算上新开的至乐汇艺术中心,目前杭州有稳定演出的小剧场已经达到近10家左右,跟五年前相比几乎翻了一番。

  杭州的小剧场,已经通过选址、剧目、硬件的差异化选择,逐渐建立了各自的风格化标签。

  辐射城西的西溪艺术天堂,这几年经过西溪国际艺术节的淬炼,立起了实验戏剧的牌子。每年大量国外剧团带来的剧目,有时候可能只是一个人的独角戏或者两个人的默剧,但在观众心里已经形成标签。

  还有位于沈塘桥的蜂巢剧场,专一只演孟京辉作品,目标受众更明确——喜欢孟京辉,喜欢先锋戏剧,你就来。

  老牌军里,浙话剧场的儿童剧,武林路小剧场的原版英文话剧等,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吸引固定观剧人群的招牌。比如英国TNT剧院的原版莎翁戏剧,就定点在武林路小剧场里演,这个月底马上还会上演《麦克白》。

  不同年龄层的观众,甚至在一些小剧场的细节化设置中,作了自然分流。在丰马剧场,所有座位都是没有座位号的,一场演出可能就分成前后两档票价,先到先选座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这完全不是什么问题,但对于年纪比较大的观众来说,可能就会不太习惯了。

  良渚文化艺术中心里有一个134座的小剧场,主要是为丰富良渚文化村及附近大量居民的文化生活,形式也会更丰富一些,比如艺术电影放映、相声专场、朗诵会、昆曲讲座等一系列互动。

  现阶段绑定至乐汇厂牌的至乐汇艺术中心,也是类似的标签化路线,主攻平民化话剧。

  而从明年开始,怀德文化团队还将接手西溪艺术天堂小剧场的运营,另计划在乔司地块造一个主力面向大学生的小剧场,渐渐形成场地的矩阵效应。

  有专家提出,小剧场要避免片面追求“短平快”的经济效益,关键是如何去引导市场,培育出不同年龄层的观众。

  文艺青年“考拉”说,虽然杭州小剧场的兴起让大家有了更多的选择,但一些优质作品,还是只在北京、上海等城市演出,“我希望能在杭州看到更多的好作品。”

  本报记者 陈宇浩

陈宇浩

  珠海航空产业园:  搭建通用航空创新平台   本报记者 李茹萍

  作为广东省唯一的航空产业专属经济园区,珠海航空产业园历经10年磨砺,不断开拓进取,逐步发展为在国内外航空领域具有较大影响力、较强竞争力、集产学研于一体的航空制造业基地,成为“国家新型工业化(航空产业)示范基地”。依托珠海航空产业园,珠海市成为“航空产业国家高技术产业基地”“国家通用航空固定运营基地发展示范区”及首批“国家通用航空产业综合示范区”。

  从珠海大道向西沿海岸线,航空产业已在金湾区崛起。珠海市金湾区委书记阳化冰说,这10年珠海在航空产业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。无论是生产制造类还是航空服务类项目都逐年增长。

  珠海航空产业园在探索空域改革,助力航空产业发展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积极争取并实施了多项试点,成为创新的“试验田”:在2014年建成了我国首个由地方政府投资兴建的通航飞行服务站,提供从计划、情报、气象到救援等一揽子飞行服务,成为实践低空改革具有标志性的创新举措。截至2017年底,共受理飞行计划申报974架次,其中金湾本场飞行675架次,转场飞行108架次,固定空域191架次;同年开通了我国首条低空飞行航线(珠海—阳江—罗定),被业界认为是中国空域改革4年来取得的实质性进展,成为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重大突破。

  10年来,航空产业园一直致力于贯彻落实创新驱动核心发展战略,积极搭建创新平台,支持创新要素向市场主体聚集,鼓励龙头企业吸纳全球创新资源。阳化冰告诉经济日报记者,目前珠海航空产业园以广东省科学院航空航天装备所、中航通飞研究院等为依托,搭建了政产学研公共创新平台;依托中航通飞的试验试飞条件,构建了企企合作的验证试飞平台;同时,依托珠海航展,搭建了贸易交流、政策创新和军民融合平台,形成开放共享的通用航空创新创业发展支撑体系。

  珠海航空产业园以龙头引领航空制造业,初步形成通用航空产业链。通用航空产业为龙头的中航通飞,在园区建设了“一总部、两中心、三基地”,形成了集市场营销、研发、制造、试飞交付、运营服务为一体的通用航空全产业发展体系平台。

  珠海雁洲轻型飞机制造有限公司研制的“王子”2座轻型运动型教练机已获得FAA的适航证,珠海航太科技公司、珠海海卫科技公司等一批整机企业已建成投产。产业园还积极抢抓无人机产业发展机遇。隆华无人机公司、佰家科技、羽人农业航空等主要从事无人航空器整机系统及零部件研发、制造企业发展情况良好,其中羽人航空于2016年入选首批广东省机器人骨干企业。航空发动机维修能力跻身亚洲前列。珠海摩天宇航空发动机维修公司拥有覆盖民航发动机80%的维修能力,为国内规模最大、维修等级最高的民用航空发动机维修基地,是亚太地区最具竞争力的航空发动机维修企业;航空配套企业逐步增多。珠海先后引进了航天科工(深圳)集团、武汉航特装备、哈尔滨广联通航、民航校飞中心等项目,配套企业不断增多,逐步建立了较为完整的通航产业链。

李茹萍

  老药工:肿瘤的调养要从安神入手

  老药工:肿瘤的调养要从安神入手

  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

  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,是中医经典理论。根据这一经典,我省已故中医大师何任教授,以一生的经验,留给后人十二字肿瘤治则:“不断扶正,适时攻邪,随证治之。”意在开方要不断地扶助病人的正气,适当的时候采用攻伐的手段,有什么症状用什么药。

  全国那么多中医肿瘤专家,治疗方法千姿百态。但占主流的治则治法,与何老“十二字治则”差别不大。

  早几年,有位西北的肿瘤专家到访杭州,有医生请教,他说:“我就是一个办法:让病人好好睡觉。”好好睡觉,就是扶正;华东地区有位肿瘤名医,大学教授,给病人开方,会轻描淡写地外加“蓝帽子”(保健食品)灵芝片——行内人一看他的“套路”就是用灵芝来安神,因为安神是特别好的扶正之道;2010年的时候,北京有名中医到杭州开会,向与会专家传授“秘诀”:我们那里,任何一个肿瘤病人,一进来就是野生灵芝30克、冬虫夏草3克、西洋参5克。杭州的医生听了吓一跳,“这个方子太豪华了。”怎么办呢?改成野生灵芝30克,红枣若干。为啥放红枣?野生灵芝苦重。依然是扶正。

  “久病必虚”

  没有生过肿瘤,不知道生肿瘤的痛苦啊。

  肿瘤疾病是轻证重病,外表看不出来,威胁却时刻存在。“邪之所奏,其气必虚”,有的肿瘤病人,生病前3到5年睡眠不好,放弃抵抗吃安眠药,导致“正气”虚损,连锁反应就是几年后肿瘤这样的“大老虎”进来了。这是生病前。生病后呢,病灶的损害,手术、药物的反应,巨大的心理压力,病人体质多是虚的。有肿瘤病人,亲人面前总是很平静,一个人的时候偷偷掉眼泪。

  高明的医生,方子里就重用安神药,病人睡着了,就不会胡思乱想,深睡眠时间越长,对康复越有利。因为免疫功能的恢复是在深睡眠的时候进行的。“人卧血归于肝”,肝是解毒器官,深睡眠让肝血充沛,利于解毒。

  肿瘤病人服药时间比较长,是药三分毒,应该给肿瘤病人选副作用少、安神效果显著的药,这就选到了野生灵芝,野生灵芝按颜色分为五芝:赤芝入心,安神为主;黄芝(桑黄、华褐孔菌)健脾利湿;黑芝入肾利水;白芝入肺经,止咳平喘;青芝入肝经解毒。杭州胡庆余堂、方回春堂、种德堂这些老字号里的老药工说:肿瘤的调养,从安神入手比较合理。中药的安神,安的是心神。很多肿瘤病人恶梦很多啊,恶梦多就是心神不宁,就是心气虚,正气虚,这个时候特别需要安神,病人没有梦了,一觉睡到天亮了,白天就会有力气,就吃得下饭,吃药也能吸收了。“所以,我们总是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,给他们配灵芝。”

  问到目前肿瘤病人对中药的知晓度,老字号的老药工说,感谢多年来媒体对桑黄灵芝的报道,现在肿瘤病人选择桑黄灵芝的越来越多。只是有一点,患者不要自己找“路子”到外地买桑黄灵芝,被人2万元一公斤“杀猪”。杭州老字号里面的桑黄灵芝、其他野生灵芝,价格合理,老药工懂得配伍,品质安全可靠。 本报记者 寿亦萍

寿亦萍